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烧不断的廉租产业链
2018-09-14 05:32

  旧宫镇,因“旧衙门行宫”得名。旧衙门行宫,明代修建,为海子提督衙署。清顺治十五年重加修葺,乾隆间又经重修,是清帝射猎避暑临憩的行宫。

  “我2007年在旧宫买的房,当时开发商就直接把旧宫说成是亦庄的一部分,说早晚要规划到一起。但其实这些年过去了,旧宫还是旧宫,和亦庄的差别太大了。”在旧宫置业的小杨,说自己更喜欢亦庄那样的新城,而不是旧宫这样的城乡结合部。

  无处不在的彩钢板广告也可以反过来佐证:这里楼房很多都采用彩钢板房结构。彩钢板有贵有贱,防火性能也有高下之分。如果图便宜,村民就会采用防火性能差的彩钢板。

  越往南小街深处走,交通管制变得越来越严格,甚至连三轮电动车也被禁止向西行驶。一块蓝色警示牌上写着,即日起,所有搭载建筑材料的车辆禁止进入。记者走了大约两公里,到达火灾事发地南小街三村,这里已是南小街的尽头。再往西就是南苑机场的停机坪。

  看着挖土车轰轰作响,村民徐大妈跟记者说:“其实早该清清了,这里平时太乱了。”徐大妈透露,道路本就狭窄,加之建筑材料堆积,车辆乱停放,造成火灾当晚,消防车无法靠近事发地,只能从几百米外用水管接水施救。

  有媒体报道,南小街三村村委会公布的村落示意图显示,村内小型加工厂,数量在200家以上。来自浙江的老葛,是这里一处服装加工厂的小老板。他的加工厂,原本在大兴区瀛海镇——旧宫南,南五环外。但瀛海拆迁,厂子只能搬迁。原本打算在旧宫镇附近找块地方,但旧宫镇又赶上地铁建设,也大规模拆迁,仅有的可以出租的厂房也越来越贵。后来经过老乡推荐,才找到了南小街。“北京的房租太贵,能找到这块地方不错了。”

  昨天下午,记者走访了事发地点南小街,这里密集的服装加工业已经形成产业链。村民建房、招租;私人老板招工、接单、制衣、发货;周边的餐饮、制衣设备、洗浴、学校、医院等环节也“齐头并进”。

  虽然火灾事发地归旧宫镇管辖,但很多旧宫镇居民对具体位置不熟悉。南小街在旧宫镇核心位置的西南方向。与地铁亦庄线公里左右。南小街其实更靠近东高地,属于大兴区的北侧边缘,往北几百米便是丰台区地界。一般的旧宫人,对此不甚了解,东高地居民倒是都知道南小街在哪儿。

  像老葛这样将南小街视为最后廉价房的小老板有很多。“200家啊,可能说少了,我看远不止。200家可能是指有登记、有执照的,还有很多没执照的。这里平时也没人管,大家都是埋头干活。”

  小陶出租屋咫尺之外,便是25日凌晨发生火灾的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三村“渝云服装加工厂”。15个小时前,渝云服装加工厂的火灾,夺去了17名制衣工人的生命。

  南小街东口是芳源里小区,和北面丰台区的梅源里、菊源里属于同一类型居民区。这里的环境也与城区内的普通居民区类似。但从东口往西步行,南小街变得越来越窄,两侧商铺林立,大规模的居民小区也不见踪影,灰色的、形态各异的独栋小楼越来越多。

  记者发现,在南小街,大量存在着随意张贴的小广告,小广告的类型并不多,主要集中在三大方向,建筑施工队、厂房招租、工厂招工。

  一处水泥墙上,隐约能看见相关主管部门用油漆喷上的安全提示:防火、防盗、防煤气泄漏,但大量密集的小广告,已经将安全提示遮挡。

  别看南小街拥挤、杂乱,但却很适合做服装加工。南小街再往南一些,有几家规模很大的服装厂。南小街的这些私人加工厂,可以从这些大服装厂拿到零散的加工单。“大厂干不完的活,就给我们小厂,我们做好了,给大厂贴个牌。”

  密集的小楼房,在短时间内拔地而起。楼与楼之间,粗细不一的电线在空中交织成电网。越来越窄的街道,最终挡住了来救火的消防车。

  在旧宫镇政府的网站上,一条3月3日的新闻显示,旧宫镇正在开展“‘三个专项’治违建保稳定”的工作。旧宫镇政府希望不再依靠这些低端产业,摆脱城乡结合部的命运。

  在“大亦庄”的概念中,将以亦庄新城为中心,带动周围地区发展,旧宫就属于这一范围内。目前旧宫镇拆除面积占整体面积的1/3多,日后这里将成为亦庄配套区。

  老葛说,附近小厂子,接的都是这些零散的单子,但因为需求量大,活也不少。有些外贸服装,就在木樨园的服装批发市场,转为对内销售。南小街也有些外贸服装店,销售加工厂淘汰下来的“尾单”,其中不乏仿名牌,几十元一件的阿迪达斯卖得不错。

  虽然火灾让他心有余悸,但他没有想过要离开,因为这里活儿挺多,而且挣得也不少。“上半年不忙的时候,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吧,等下半年忙起来,一个月能挣七八千。”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,大家的厂房都差不多。我以前也在厂房里住过,环境肯定是不怎么样了。防火措施啊?有几个灭火器吧,我觉得就像是装饰用的。”

  也是经老乡介绍,小陶大约两年前从广东来到北京,在南小街一家加工厂做了一名车工。他做的是散工,没有五险一金、没有合同约束,有活就干,没活就歇着,要感觉累了,也可以给自己放几天假。昨天,他给自己放了一天假。因为火灾,他前天一晚没怎么睡。白天补了个觉,下午起床后,靠在出租屋墙外,看着来来往往看热闹的工友。

  徐大妈说,南小街本是一片很普通的的京郊农村,不富裕,但也不拥挤。直到几年前,村里有点经济实力的村民,纷纷把自家的平房推倒,在原址盖上几层楼房,出租给外地小老板,做服装加工。

  小陶有张服装专业的专科文凭,他的设想是,先干几年车工,攒点钱,然后在附近自己开一家工作室,给这里的服装厂画板,再图发展。

  “唉,反正他们盖楼是出租用的,自己也不住,所以无所谓了。”制衣工小陶说,附近的工友盛传,出事的“渝云服装加工厂”,墙壁里能看见泡沫塑料。

  在今年3月底的“亦庄新城高端产业配套区建设暨城乡结合地区城市发展研讨会”上,有关方面首次提出了大亦庄的概念。这是旧宫一直期盼的规划方向。

  记者昨天下午到此地探访时,发现南小街东口已经实施了交通管制,除公交车外的其他车辆只能从西往东离开南小街,而不得从东往西进入。

  据了解,南小街附近的小楼占地面积一般在400平方米左右,一层的年租金达到五六万元。四层小楼一年便可以给村民带来超过20万的收入。这些盖了楼房的村民,不少都因出租致富,进而搬出了南小街。按徐大妈的说法,留下的,都是少数没钱盖房的,“我要有钱,我也盖点啊。”

  “发生这样的火灾,怎么说呢,我也很同情他们,但是,我还是会在这儿继续做下去。为什么?有钱赚。”服装厂车工小陶靠在自己租住的平房外墙上,这里是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三村,南五环内,西侧与南苑机场仅一墙之隔,典型的城乡结合部。

  这里的建筑绝大多数都和失火的“渝云服装加工厂”类似——三四层高、灰色水泥外墙,装修简单,设施简陋,几乎都是服装加工厂。按照媒体披露的南小街三村村干部的说法,均为违法建筑。

  旧宫1998年与南郊农场脱钩,直属大兴区政府管辖。镇域南北长5公里,东西宽6.5公里。面积29.05平方公里,是大兴区辖域面积最小的镇。

 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旧宫镇逐步开始朝工业化方向发展,并规划建设了自己的工业园区。但这个朝阳、大兴、丰台三区交界处的城乡结合部,一直没有突飞猛进的发展。尤其与东南方向的亦庄开发区相比,旧宫,这个地理位置上更接近市中心的城镇,各方面劣势尽显。

联系方式

电话:020-66883888

传真:020-66889777

邮箱:admin@admin.com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名仕娱乐五金厂区A103